产品中心

资讯 | 黄峥卸任CEO 身家消失1000亿

作者:仙宝云 | 发布时间:2021-08-26 03:53:54 | 阅读:814

.黄峥卸任CEO 身家消失1000亿

7月1日,拼多多上市即将满两年。

投资界7月1日获悉,拼多多宣布组织架构升级——公司创始人黄峥卸任公司CEO,由公司原CTO陈磊接任CEO一职,黄峥继续担任董事长。

与此同时,黄峥在拼多多的持股比例也发生了变化。据最新披露的SEC文件显示,黄峥控制的拼多多股份比例从2020年4月的43.3%降至最新的29.4%。也就是说,黄峥持股比例下降了13.9%,按照拼多多最新市值1028亿美元计算,其身家消失了142.89亿美元(约1009.5亿元人民币)。

成立5年,拼多多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崛起。一周前,年仅40岁的黄峥,身家达到了45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10亿),首次超越马云,成为中国第二大富豪。如今,黄峥持股市值约为302亿美元。

最新公布:黄峥持股比例降至29.4%,身家消失了1009亿人民币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具体来看,对比2020年4月24日公布的2019年年报文件和2020年7月1日更新在美国SEC的公开文件可以发现:

此前,由黄峥控制的43.3%的股份主要由三部分构成,大部分是黄峥自己持股,一部分是通过Pure Treasure Limited公司持股,一部分是通过Walnut Street Management,Ltd.公司持有。后面这两家公司均由黄峥控制,但都有小股东。其中,Pure Treasure Limited公司为黄峥与一位天使投资人共同拥有;Walnut Street Management,Ltd.公司为黄峥与创始团队共同拥有。

投资界从拼多多获悉,黄峥持股下降主要原因有几个方面:

一是黄峥与创始团队一起按照IPO时的承诺,捐赠股份成立繁星慈善基金。把Walnut Street Management,Ltd.公司持有的拼多多股份,捐出113,548,920股普通股(约占公司总股份的2.37%)。繁星慈善基金为不可撤销的慈善基金,旨在推动社会责任建设和科学研究,由独立受托人管理,保证慈善基金的所有资产全部用于公益用途。

二是黄峥与天使投资人共同拥有的Pure Treasure Limited公司,持有拼多多551,154,700股普通股。其中,180,382,480股(占公司总股份3.77%)属于该天使投资人,此次全部划转至该天使投资人名下,不再由黄峥控制。

三是黄峥拿出自己名下的370,772,220股普通股(占公司总股份的7.74%)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用以完善公司的合伙人制度。黄峥在内部信中说,(划出的股权)其中一部分可以在不影响拼多多现有股东利益的情况下,进行一些长期基础研究和社会公益等方面的探索,为公司提供额外的长期动力和蓄电池;一部分可以作为未来管理层的补充激励。

据了解,通过这次变更与调整,在拼多多的上层持股主体中,将不再有黄峥与其他股东共同拥有但由黄峥控制的主体。由此,黄峥在拼多多中的持股比例也下降至29.4%,黄峥拥有的投票权也从88.4%降至80.7%。

换言之,不到3个月,黄峥控制的拼多多股份比例下降了13.9%,按照拼多多最新市值1028亿美元计算,黄峥身家消失了142.8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09.5亿元。

同一天,黄峥卸任CEO,拼多多舞台“交给更年轻的同事”

与此同时,拼多多的另一项重大变化也引发了关注——今日下午,黄峥通过致全员信的方式宣布,经董事会批准公司原CTO陈磊将出任首席执行官,而黄峥则继续担任董事长。

投资界了解到,拼多多新任CEO陈磊,拥有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和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曾获得世界奥林匹克信息比赛金牌等多项国际性竞赛奖项,并于世界顶级期刊和学术会议上多次发表数据科学、机器学习领域研究成果。

2007年起,陈磊回国就职于欧酷网担任研发架构工程师。2010年起,担任新游地公司高级研发架构工程师、首席技术官(CTO)。2016年起,担任拼多多公司首席技术官(CTO)。

而新任首席法务官朱健翀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英语专业,后于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加入拼多多之前,朱健翀先后在美国世达律师事务所担任公司业务律师和资深顾问,以及在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

新任财务副总裁马靖,加入拼多多之前在香奈儿工作了17年,曾担任香奈儿中国贸易有限公司财务总监、香奈儿香港和澳门公司首席财务官、香奈儿中国贸易有限公司董事、中国运营官等职位。

在今天致全员信中,黄峥表示拼多多将继续建立和完善合伙人制度。为此,黄峥将拿出个人名下拼多多上市公司的7.74%股份给到拼多多合伙人集体。其中一部分可以在不影响拼多多现有股东利益的情况下,进行一些长期基础研究和社会公益等方面的探索,为公司提供额外的长期动力与蓄电池。另一部分可以作为未来管理层的补充激励。

“我希望通过这次调整,管理层可以逐步把更多的管理工作和责任交给更年轻的同事,让团队加速成长,让拼多多成为一个更好更强的持续充满创业活力的公司。”黄峥在全员信中表示。

拼多多上半年成绩单:股价翻番,市值猛涨3638亿

2020上半年,是拼多多高歌猛进的6个月。

成立不到5年,拼多多已然打破了“电商两分天下”的格局,堪称一匹黑马,这在2020年尤为显著。拼多多的甚嚣尘上从其股价上一览无余。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拼多多股价最低时仅为30.20美元/股,最高一度达到90.48美元/股,市值猛涨515.12亿美元,涨幅高达126.97%。

而在股价与市值之外,拼多多的业务数据也在猛增。拼多多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拼多多的收入达到65.41亿元,同期增长44%。与此同时,拼多多真正实现了“6亿人都在用的拼多多”,活跃买家数为6.28亿,同比增长42%,这与阿里巴巴7.28亿的年活跃买家数差距不到1亿。

与此同时,在不久前的618电商大促节上,拼多多强劲发力后也大有收获。6月19日0点,拼多多对外公布618整体销售数据。在“百亿补贴”持续加码和10亿现金红包等钜惠福利的带动下,拼多多平台订单量较去年同期增长119%,GMV同比增长超过300%。

半年不到的时间,拼多多成为了国内电商第二家市值破千亿美元的公司,领超京东超百亿美元。早在之前,拼多多就将京东比作为追逐目标。2019年10月,黄峥在拼多多四周年庆动员会上称,拼多多最新季度的真实支付GMV已经超过了京东,比他预期提前了整整两年。

甩开了京东,直追阿里。显然,拼多多的速度在中国电商发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回首上市当天,黄峥曾向媒体坦言:拼多多很小,但拼多多的股价其实不算少。在这么快的成长过程中,多少价格都是受宠若惊。短短两年,当时还小的拼多多高速崛起成为如今的庞然大物。

拼多多的崛起,不但重整了中国电商江湖,也改写了中国互联网格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黄峥选择在拼多多飞速驰骋之时卸任,这不得不让外界开始疑惑:拼多多,是否还能维持过去的成长速度?一切交给时间来回答。

.扣点降至1% 京东狂薅抖音快手斗鱼等10家平台流量

按照1%收取扣点——京东日前公布新政——商家从抖音、快手、斗鱼等10个视频平台导流并形成的CPS订单统一降价,且向全类目开放。

降扣政策一出便在商家圈引发讨论,哪些商家和站外平台可享受降扣政策?对商家的实质意义有多大?京东的站外流量版图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增加站外合作平台 扩大降扣政策适用类目

据了解,该政策将于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9月30日期间生效并执行,适用的站外内容平台包括抖音、快手、西瓜视频、火山视频、腾讯微视、B站、微博、知乎、百度好看视频、斗鱼,共10家平台。其中,斗鱼为本次降扣政策新增的站外内容平台。

另外,参与本次降扣的(一级)类目包括鞋靴、生鲜、酒类、农资园艺、服饰内衣、美妆护肤、运动户外、母婴、食品饮料、邮币、艺术品、家纺、家庭清洁/纸品、家居日用、礼品、个人护理、图书、箱包皮具、钟表、珠宝首饰、厨具、玩具乐器、汽车用品、宠物生活、家用电器、医疗保健、家具、手机通讯、大家电(7月2日降扣生效)。

“京东站外CPS订单降扣之前就有了,以前是部分类目享受这个政策,这一次是全量开放了。”一位服装商家指出。

另一商家称:“继淘宝之后,京东成为斗鱼第二家合作的电商平台了。这是最近的事情,在6月底时,斗鱼官方还公开表示‘还在与京东接洽中’。”

据悉,最新的京东联盟-商家参与站外内容平台规则已涵盖快手、抖音等8家内容媒体,带货方式、佣金比例门槛、商品要求及参与方式详见下图。

图片来源:京东

不过,截至目前,官方暂未公布商家参与B站、斗鱼的内容合作规则。业内人士猜测:“京东与斗鱼的合作将以直播带货为主,支持设置定向佣金比例,商品要求将与抖音等平台基本一致,且更偏向于‘男经济’且符合斗鱼特色的商品。”

再添一个月活过亿的引流池

对于京东与斗鱼的合作,一位数码类目的商家表示看好。他指出:“就我的观察而言,斗鱼与京东的风格都是‘男经济’,风格一致的两家平台联手,是值得期待的。”

“斗鱼具备流量、粉丝黏性、用户付费习惯等电商直播的关键要素,它或许是直播带货的‘好苗子’。”一位直播服务商分析称,从数据看,第一,根据斗鱼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第一季度平均月活达到了1.58亿,付费用户数为760万,较2019年同期的600万增长了26.2%;第二,以PDD、旭旭宝宝、大司马、不2不叫周淑怡等为代表的斗鱼主播粉丝已达千万级别。

另一位行业观察者大胆猜想:“京东需要流量,斗鱼有流量;京东需要薇娅、李佳琦,斗鱼有PDD、旭旭宝宝等粉丝量级很大的头部主播。京东与斗鱼达成合作,并对相关订单进行降扣,这是情理之中的。”

据了解,斗鱼电商直播项目自2019年12月启动以来交出的成绩单包括:4月17日至20日,在“我为湖北买买买”公益直播带货专场活动中,旭旭宝宝、一条小团团、YYF等斗鱼28位头部主播累计直播带货销售额达3034.4万,直播间观看人数超过3431万;户外主播“峰峰三号”直播带货阿迪专场、耐克专场,两场直播销售总额达600万销售额;斗鱼主播“正直博”和“蛋蛋解说”也曾创造出直播人气超过3600万,成交额破487万元的记录。

斗鱼营销中心负责人李鹍也曾公开表示,通过前期直播带货试水,斗鱼用户的消费潜力进一步被激发。这既证明了游戏主播和游戏直播人群流量优势强劲,未来可挖掘空间巨大,也再次验证了直播带货这种商业模式在斗鱼平台未来成长的可行性。

据了解,斗鱼目前仅与淘宝联盟、京东联盟达成了合作。“如果游戏主播转型直播带货这条路被证明行得通,那么,斗鱼对于京东来说也是一块不小的站外流量来源地。”一位业内人士指出。

挽救流量疲态的希望在站外

“据我们了解,从整个流量投放逻辑来看,商家愿意拿出更多的成本投放站外新流量平台(比例甚至高达60%-70%)。”某内容整合营销机构的CEO指出,不管是618还是双11,今年整个电商行业的核心玩法都聚焦在如何在站外平台做好流量布局,从而提升在整个天猫/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的转化效率。

有商家指出,短视频、直播成为新流量的代名词,作为头部电商平台,京东也希望从站外引入更多流量,降扣则是平台激励商家的一种手段。

“对商家来说,平台降扣自然是好事,但政策相关细节还有待确认,比如扣点是后台自动按1%清算,还是后期再返给商家等等。”一位服装类目的商家如是说道。

一位电商老兵分析称,商家的站外推广订单的成本支出包括三部分,即交易扣点、佣金、支付给站长的服务费。“交易扣点这次是全量商家都降成1%了,但不能保证支付给站长的服务费以及每笔订单的佣金费用不会上涨。”他表示,商家对于每个渠道的投入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并不会因为降扣盲目投入某个平台。

“当站外引流成为电商平台寻找新增量的常规办法后,京东需要找到新的竞争优势、新增量渠道,也许是通过站外引流、平台降扣获取存量市场中的更大蛋糕,也许是重新出发,形成自己真正的商业闭环、新的内生增长力。”一位服装商家如是说道。

事实上,京东也正在设法找出路,比如大力发展京东直播、与快手正式签署战略合作等。其中,京东零售将优势品类商品提供给快手小店,即快手用户可以直接在主播的快手小店进行京东自营商品的下单购买、物流查询、售后服务等一系列操作,无需再次跳转到京东App,“结盟此举,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京东对于下沉新兴市场增长焦虑。”一位行业观察者指出。

需要注意的是,淘宝也同样在做类似的事情:淘宝联盟日前发布“星X计划”,联合微博、百度(包括全民小视频、百家号、百度知道、百度经验)、西瓜&头条、斗鱼、喜马拉雅、抖音、知乎等14家内容平台,为淘宝引流。同时,阿里官方还表示将联动阿里集团各类资源,盘活明星资源,推动淘宝的新增长。此外,淘宝联盟已于6月1日起,针对私域用户管理产品(有渠道id的订单)向淘宝客增加收取10%的专项服务费。

面对强敌抢占站外流量洼地,京东如何实现今年的新增长留给了行业内人士极大的想象力空间。

.餐企为了生存相互“抢”生意 餐饮下半年“混战”打响

转眼上半年已走完,而对于餐饮业来说,下半年依旧很难。疫情的“不确定”,让餐饮人的日子不好过,客流难以恢复,为了活下去,很多餐企开始“跨界”,“抢”别人的饭碗:

老乡鸡开始摆地摊,卖烧烤、龙虾、卤味!百年老字号庆丰包子,也开始上线烤串!烧烤品牌木屋烧烤,进军快餐界卖“烤饭”!……

疫情之下,为了破局,餐企纷纷“破界”,不同餐饮业态开始“明争暗斗”,2020下半年餐企不得不卷入“大乱斗”的混战中!

餐厅生意恢复七八成就已停滞,在生死边缘徘徊

“老乡鸡只恢复到了疫情前的大概90%,但这已经是快餐品牌中恢复得最好的了。而很多品牌的处境显然更加苦涩,有的恢复到70%、80%,后面就基本停滞了,再想往上涨就很难了,这已经变成了一个新常态 ”束从轩说。

业绩增长停滞,这几乎是每家餐企都面临的困局。

1、疫情从“黑天鹅”变成“灰犀牛”,餐厅生意难恢复

3月武汉刚刚好转,4月哈尔滨疫情反复,5月吉林出现多个确诊病例,6月北京再次爆发疫情……

疫情从一只黑天鹅,变成了一头极具威慑力的灰犀牛。(注:“黑天鹅”事件,指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的事件,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颠覆;“灰犀牛”事件,指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一位来自北京海鲜餐厅的餐饮老板说,“一月爆发疫情,已经让餐厅干挺了五个月,这次北京疫情反复,餐厅又没有顾客,别说恢复生意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疫情的不确定性,让防控成为常态化,虽然很多地区已经清零,但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还是不能放松,“不扎堆、不聚集、用公筷、分餐制”,让顾客不敢出来吃饭、聚餐,餐厅生意也无法马上恢复到以前的火爆状态。

2、顾客勒紧裤带过日子,餐厅降价、打折都没客流

疫情后餐厅客流减少,愁坏了餐饮老板们,无论是乐凯撒、麦当劳、西贝等餐饮巨头们,还是中小餐企,大家都在降价、促销、搞活动,拉客流。

虽然这种短期促销,确实能够拉拉人气,但长期看来,并不能让餐厅的客流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只是降价、打折还容易引起餐厅亏损,现金流不稳。

因为疫情影响,顾客不但收入受到影响,消费欲望也降低,这让餐厅恢复速度减速,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店开着,没人光顾,依旧活得很难。

庆丰包子卖烤串、老乡鸡做大排档

为“自救”餐企纷纷开始玩“破界”

“花的比赚的多”,餐厅持续没有客流,亏本赚吆喝,餐饮老板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想方设法让餐厅生意好起来。

为了能让现金流走起来,餐饮老板们开始“跨界”,什么火卖什么,哪个业态赚钱,餐厅就引入哪个业态,挣得少也比全员都待着强,就这样大大小小的餐厅,都开始跨业态,抢“饭碗”。

1、百年老字号庆丰包子铺,开卖“烤串”

被疫情逼的玩“跨界”的不只是小餐馆,传统餐饮老字号也开始跨业态上新品。

当我们点开美团外卖,会发现近期庆丰包子铺都开始上架卖“烤串”了。

以前只有早餐包子、豆浆、馄饨的传统老字号包子铺,也开始抢占夏季夜宵市场,开始卖羊肉串。

2、拥有800家门店的中式快餐巨头,开始摆摊大排档

为了尽快复苏经济,国家允许“地摊经济”,除了KFC、麦当劳开始摆摊,主营家常菜,拥有800多家门店的中式快餐品牌老乡鸡,也“出摊”了。

店门口支起大排档,但是地摊所卖的非自家的招牌菜,而是符合地摊大排档气氛的啤酒、烧烤、卤菜,都是夜宵标配。

有烧烤店餐饮老板感叹:白天人家卖快餐,晚上人家接着摆摊跟我们抢生意,品牌名更响,摊位更大,快餐巨头也开始卖烧烤了,让我们怎么活!”

过去,老乡鸡很多店面是7×24小时营业,做早餐、中餐、晚餐,虽然有晚餐产品,但是没有在夜宵上下功夫,这一次摆摊大排档,一下子打开了夜宵市场,一个店的流水从第一天的几百,涨到了第二天的几千,第三天的破万。

这一次的跨界烧烤大排档,不仅增加了收益,还让品牌有了另外一条增长线。

3、17年烧烤品牌,上“烤饭”做快餐生意

疫情之下,只能做晚市生意的烧烤餐厅受到重创,聚餐人数减少,生意迅速下滑,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水平。

木屋烧烤就是其中之一,不仅堂食恢复缓慢,没了人气客流,一天下来卖的都不抵成本。

为了让生意好起来,木屋烧烤团队开始想办法,将原来只能堂食的单品创新、改良成外卖,仅仅花了4天,木屋烧烤就上线了6款烤饭,从原来只有烧烤的模式,变成也做午市快餐。

而上线烤饭以后,从单店1天48份,到最高142份,不仅让日营收增加近5000元,还让中午时段门店有了“人气”,不仅突破了烧烤这个品类的场景限制,还让餐厅全天都有了客流。

4、不分品类业态,大大小小的店都在扎堆卖小龙虾

“大大小小的店都扎堆卖小龙虾,单量没多反变少。”

夏季最大的爆品就是小龙虾,堂食恢复缓慢,很多餐饮老板把目光投向外卖,而“小龙虾”是外卖最火的单品,所以不只是小龙虾馆,很多川菜、快餐都开始上线小龙虾外卖。

“复工后,我们并没有迎来爆单,相反我们的小龙虾外卖单量还在变少,越来越多的堂食转战外卖,外卖都盯上了小龙虾因为最好卖,大大小小的店都来做,顾客却没有变多反倒变少了 ” 武汉一龙虾馆老板左吉说。

为了让餐厅活下去,即使是跨业态卖上几十单,很多餐饮老板还是决定试一试。

2020下半年,餐企或将进入“生存大混战”!

疫情之下的不确定性,就像悬在餐饮老板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生存还是灭亡也许就在一瞬间。

餐企为了生存,被逼无奈只能“破界”,打破自己的边界,打破自己之前的定位论,因为当下,活下去已经成了第一要义。而边界的打破,也意味着餐企将进入生存的大混战之中,在跨业态求生存的战场上拼命厮杀。

但凡事都有两面,这种大乱斗的厮杀局面,虽然“血雨腥风”,却也会迸发出更多创新模式,像老乡鸡的夜宵新模式,像木屋烧烤的烤饭午市新品,机遇与挑战并存,谁能在这场乱斗中屹立不倒,也必将成为2020餐饮下半场的佼佼者。

职业餐饮网总结:

西方谚语曾说,“鸡蛋从外面打破是食物,而从里面打破一定是新生”。

对于餐饮老板来说,疫情让餐饮行业的洗牌加剧,大乱斗的混战不可避免。

餐企只有跳出“舒适圈”,从内打破自己,创新求变,尝试更多可能,也许才能在2020餐饮下半场迎来“新生”!